当前位置: > 凯发在线官网 > 正文

应收账款异常激增,众智科技涉嫌放宽信用政策冲业绩

作者:admin 时间:2022-10-08 点击:
html模版应收账款异常激增,众智科技涉嫌放宽信用政策冲业绩

本文来源:时代商学院 作者:陈丽娜

来源 | 时代商学院

作者 | 陈丽娜

编辑 | 陈鑫鑫

报告期内的2020年,这家企业的应收账款突然激增,且与多数同行可比公司相悖,是否存在冲业绩的情况?

根据证监会官网资料,在第一轮问询中,证监会针对众智科技给出了多达28个问题要求回复。这28个问题中,证监会重点关注了众智科技的客户问题,质疑其应收账款大幅增长的合理性。

4月14日,深交所将安排创业板企业郑州众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众智科技)接受上市委员会审议。

资料显示,众智科技主要从事内燃发电机组自动控制系统、低压配电自动控制系统等相关自动化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

【概述】

根据招股书资料,2018至2021年,众智科技的应收账款呈现不寻常的波动,2019年其应收账款同比增长为-3.51%,但2020年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同比增长率却突然飙升至82.35%,而同期营收增速为26.62%。时代商学院就应收账款增速,把众智科技与同行可比公司比较,发现众智科技与同行2020年的应收账款增速异常,众智科技存放宽信用政策刺激销售的嫌疑。

时代商学院研究众智科技的客户结构,发现其总体呈现出多、散、小的特点。这种情况下众智科技应收账款快速增长,可能是下游客户集体经营不景气,也可能是众智科技为了业绩而放宽信用政策。显然,后者的嫌疑更大。为了招股书报告期的业绩数据好看,不少IPO企业都有冲业绩刷数据的冲动。众智科技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应收账款异常激增,与多数同行情况相悖

根据众智科技招股书,众智科技2018至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的营业收入为1.2亿元、1.39亿元、1.76亿元和0.88亿元;而对应各期末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658.78万元、1602.43万元、3024.71万元、3260.03万元;对应各期应收票据分别为1555.34万元、1459.99万元、1926.10万元、1575.63万元。

根据以上数据,众智科技2019年和2020年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5.41%、26.62%;同期应收票据同比增速分别为6.17%、31.93%;同期应收账款同比增速分别为3.57%、88.76%。

可以看出在2020年,众智科技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都呈现明显上涨趋势,2020年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同比上涨了82.35%、31.93%。而在2018年和2019年,众智科技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都较为稳定。

而2020年,众智科技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仅为26.62%,显著低于应收账款增速,但与应收票据增速相当,应收票据增速处于正常区间,而应收账款增速则略显异常。

另外,对比同行,2020年末应收账款大幅增加的情况并不具备普遍性。在招股书中,众智科技将英杰电气(300820.SZ)、新雷能(300593.SZ)、宏力达(688330.SH)列为同行可比公司。

根据三家公司的财报数据,英杰电气2018至2020年的应收账款分别为8045.13万元、7005.18万元、5653.53万元,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而2020年英杰电气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83%,下降幅度低于应收账款。说明英杰电气在不景气时期选择了提高回款质量,而非放宽信用政策。

而新雷能2018至2020年的应收账款分别为25858.46万元、24043.6万元、28089.52万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加了14.83%和17.08%,而2020年的营收增速为9.1%,利来国际最老的,与应收账款增速基本相当,处于正常范围。

宏力达(688330.SH)则与众智科技情况类似,但2020年,宏力达的营收规模为众智科技的5.16倍,而三家同业可比公司中,新雷能和英杰电气的营收规模与众智科技较接近,更有可比性,众智科技与以上两家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增速均不一致。

众智科技会否存在为刺激销售,放宽对部分客户的信用政策?从而导致应收账款增速远高于营业收入,且与多数同行情况不一致。

涉嫌放宽信用政策冲业绩

一般而言,大客户占比低、客户分散的企业回款速度较为稳定,因为其整体回款不容易受部分客户经营恶化的影响,而众智科技正是这类企业。

2019至2021年,众智科技前五大客户合计的销售额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3.08%、16.53%和11.99%。从其前五大客户的营收来看,其最大的客户采购款为2020年的华力机电1006.14万元,其他的都在200万元-700万元间,前五大客户的平均值在400万左右,可见众智科技的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低且以小额销售为主。

问询函显示,报告期内,与众智科技发生交易的客户共有4414家,众智科技公司将客户划分为三个层级,分层标准为:层级一为年均销售额大于100万(含100万元)的客户,层级二为年均销售额10-100万元(含10万元)的客户,层级三为年均销售额小于10万元的客户。

而招股书资料显示,2020年众智科技销售额小于100万元的客户占比为58.19%。可见众智科技的企业呈现多、散、小的特点。这种情况下众智科技应收账款快速增长,可能是下游客户集体经营不景气,也可能是众智科技为了业绩而放宽信用政策。显然,后者的嫌疑更大。为了招股书报告期的业绩数据好看,不少IPO企业都有冲业绩刷数据的冲动。众智科技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此外,众智科技应收账款内部的变化也透露出一些疑点。首先,2020年末及2021年上半年末应收账款前五大单位金额均超过100万元,以前年度应收账款第一大单位金额均低于100万元;另外,部分单位的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却非前五大客户。

不仅如此,从众智科技前五大客户的具体情况来看,其大客户的经营质量也并不佳,众智科技有放宽客户标准的嫌疑。

北京北元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电器”)为众智科技2019年的第五大客户、2020年的第五大客户、2021年的第二大客户。据通环监罚字〔2020〕第562号、564号和565号处罚文件显示,2020年10月15日,北京市通州区生态环境局对北京电器进行了三次处罚,分别因部分喷码设备未配套安装废气处理设施、断路器生产线未取得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批复,擅自开工建设并投产和喷码设备配套设置的废气处理设施未正常使用等违法行为处以2万元、4万元和1万元。

除此以外,根据天眼查资料,北元电器自身风险157条、周边风险10条、预警提醒22条,法律诉讼多达76条之多。一般情况下,如果企业受到的行政处罚过多,那么这家企业的经营可能不规范,且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

除了北京电器外,2019年第一大客户、2020年第二大客户、2021年第一大客户福建一华电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华电机”)也问题频发。据(2015)宁行初字第83号文件显示,福安市国土资源局于2014年7月16日作出安国土资信复字(2014)33号《答复意见书》,该答复意见书明确福建一华电机有限公司从2007年起非法占用外炉洋耕地的行为违法。2016年一华电机被执行200万元的款项。

此外,一华电机还因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届满3年仍未履行相关义务,于2021年6月28日被福建省福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黑名单)。而在此期间,众智科技一直与一华电机保持合作,一华电机作为一家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的企业,众智科技为何仍然持续与其合作。

除了以上企业,报告期众智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中,山东华力机电有限公司、郑州佛光发电设备有限公司、扬州市孚创控制设备厂都先后遭遇行政处罚。

其中,据(2015)兖刑初字第195号裁判文书显示,郭某甲系华力机电公司的董事长,为了得到汶上镇政府的帮助和优惠政策,感谢何某未经过集体研究,挪用公款600万元借给其款用以注册山东华力机电有限公司,何某收受钱款的行为,依法应构成受贿罪。

2020年众智科技新增的第三大客户郑州佛光发电设备有限公司,2018年因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被查出问题,2019年博源电力设备起讼被财产保全。

在前五大客户都如此劣迹斑斑的情况下,时代商学院有理由怀疑众智科技的整体客户质量不佳、资质较差,其经营稳定性也存疑。而在客户整体多、散、小、以及存在大量不合规的情况下,众智科技2020年应收账款突然大幅增长,其营收真实性到底如何?作为一家营收规模较小的企业,拥有四千多家的企业,众智科技具有太多的操作空间。

(全文3093字)

参考资料

1、《关于郑州众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

2、《郑州众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深圳证券交易所

3、《众智科技募资为总资产两倍多,分红超补流,客户分散且质量堪忧》.权衡财经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凯发在线登录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